第2428章 朝堂参奏!!!

推荐阅读: 闪婚蜜爱:总裁老公慢点追 惹上妖孽冷殿下 窃玉生香 无限升级系统 天庭淘宝店 天下第一妃 本王不吃软饭 阴生子

    宫未漓并没有直接回宰相府,而是先回了京城的别院。

    “夫人,您总算是回来了。”娴芳一见到宫未漓就眼泪汪汪的,“夫人您下一次再出去可要把奴婢带上呀。”

    宫未漓离开的事情可以瞒过别人,但是没有办法瞒过娴芳这些贴身伺候的婢女。这段时间可把娴芳等人担心坏了。

    “知道了,今后不管去哪里一定要把你们带上好不好。”宫未漓回到进城心情也不错。

    “夫人一路辛苦了,奴婢备好了热水,您去洗个热水澡吧。”

    虽不知道宫未漓什么时候回来,娴芳就一直叫人准备着热水。

    “可是现在大白天的洗澡会不会……”宫未漓有些犹疑。

    “哎呀。”绿渠将桌上的茶杯扔在了地上,然后惊呼:“夫人,是奴婢不小心,还请夫人恕罪。”

    娴芳立马明白了绿渠的意思顺着话说道:“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不小心,快点去给夫人准备衣物洗澡。”

    “你们呀。”宫未漓无奈的摇摇头笑了。

    娴芳很快就叫人抬了热水进来,宫未漓舒舒服服的躺在浴桶里。

    出门在外宫未漓都没有好好的洗过澡,如今让在浴桶里还真不想起。

    正在宫未漓泡的舒服的时候,门被打开有人进来了。

    宫未漓还以为是娴芳等人进来加热水。

    “水已经够热了。”宫未漓是习武之人,平时都是用冷水洗漱的。

    可是很快宫未漓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这脚步沉重不是女子的,宫未漓回头一看果然是夜凌越。

    “你怎么来了。”宫未漓还以为自己明天才能够见到他呢。

    “分开这么久,你就不想我吗?”见宫未漓见到自己居然没有一点惊喜夜凌越不免有些不开心。

    “才十几天。”又来了,宫未漓就知道她回来还要这个醋坛子。

    夜凌越闻言不满的说:“夫人难道没有听到一句话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尽管在夫人看来只有十几天,但是对于为夫来说却是度日如年呀。”

    “我有没有说我不想你。”要不是惦记夜凌越她怎么会急急忙忙回来。

    “那夫人怎么证明呢呢?”夜凌越嘴角含笑看着宫未漓,看样子像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宫未漓妩媚一笑:“你想我怎么证明呀!”

    夜凌越本来就极为想念宫未漓,被她这么一勾就更加受不住了,脱了自己的衣服就进了宫未漓的浴桶。

    宫未漓慵懒的躺在夜凌越的身上,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的潮红。

    “刚才娴芳她们一定都听到了。”想想刚刚娴芳她们进来收拾时地上狼藉一片,宫未漓脸就更红了,同时对夜凌越有了几分恼怒。

    “她们应该熟悉这种事情。”夜凌越抓住宫未漓的手放在嘴边轻轻一吻。

    宫未漓娇羞的瞪了夜凌越一眼,这个人真是臭不要脸,和秦行玄倒是有得一拼。

    想到秦行玄,宫未漓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自己怎么会想到秦行玄那个人呢。夜凌越立马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你怎么了?”

    宫未漓摇摇头,要是让夜凌越知道了秦行玄和她在青州遇见的事醋坛子又要打翻了,她可不想费口舌去解释。

    “青州的事怎么样了?”夜凌越还以为宫未漓是想起了青州的事。

    “那边的事我交给了桥梁生解决,其实这件事很简单,那个王知县他家后院不干净,他夫人害死了他小妾刚刚满月的孩子,小妾心里想要报复就跟同福堂一起合作,害死了知县的儿子。”

    宫未漓叹息一声道:“里面最无辜的就是那个女孩了,为了让事情更加真实,也为了扳倒永春堂,他们也顺便害死了那个女孩。”

    “他们的药时哪里来的。”夜凌越问道。

    “是同福堂一个掌柜远方表哥去西域搞回来的。”宫未漓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在家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要交代。”

    夜凌越摸了摸宫未漓有些湿润的头发说道:“阿漓,我们不是说过以后不要隐瞒对方任何事情吗?”

    宫未漓楞了楞,就听到夜凌越继续说道:“同福堂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对永春堂动手,而且绯红就算到了西域也不是那么容易弄到的,想必这背后的人和我有关系吧。”

    宫未漓知道什么都瞒不过夜凌越,只好和盘托出:“这事和你的确有那么点关系,同福堂的毒药不是从西域弄到的,而是以为来自京城的男人交给他们的,我才应该是你朝堂上的政敌。”

    宫未漓见夜凌越还是不说话就知道他是生气了,讨好的问道:“是不是那个吴永呀,我听你提过几次他总是和你作对。”

    夜凌越从鼻子冷哼一声:“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呀,的确是吴永做的,你放心我会帮你报仇的。”

    “我自己会收拾他的。”宫未漓觉得自己哟那天江湖上的手段收拾他会更加方便。

    “吴永很怕死,身边的侍卫各个都是好手,你想伤他没有那么容易。”再说夜凌越也舍不得宫未漓去犯险。

    “哼,你这么一说,我就更加想去试一试了。”宫未漓不服气的说。

    “夜凌越凑在宫未漓的耳边嘀咕了一阵,宫未漓惊讶道:“想不到你这么阴险。”

    “这叫做来而不往非礼也。”夜凌越得意洋洋的说道。

    “皇上,臣有事启奏。”一大早礼部侍郎陈道庆就站了出来参奏夜凌越:“宰相夜凌越极其夫人滥用职权收刮民脂民膏,残害人命。”

    陈道庆说的就是永春堂的事,同时还顺便夹带了一些夜凌越残害黎民百姓的事情。

    “陈大人,你的小消息实在是太落后了,永春堂的案子已经在重审了,害死人的不是永春堂的药,而是另有其人。还请陈大人下一次调查清楚了再说话。”

    作为铁打的夜党,卢阳自然第一时间站出来为夜凌越说话。

    “谁知道是不是当地的官员害怕宰相大人的官威而偏心永春堂。”陈道庆不服气的喊到。

    吴永那边的官员也开始帮腔,夜凌越这边的自然也不会示弱,两边的官员你来我往,唇枪舌剑,好不热闹。

    “够了,这到底是在金銮殿上还在菜市场?”坐在上面的皇帝实在受不了下面的人闹哄哄的吵做一团了。

    众人见皇上发货了,一下子安静下来,一个个噤若寒蝉。

    “你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朕实在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了。”

    其实他是比较偏向夜凌越的,只不过他毕竟是皇上,不能偏心太过,“既然是这样,那就派一个大臣亲自去青州调查一番吧。”

    “皇上,微臣听说此案已经结案了,不如将相关人员叫来京城重审一遍不就好了。”皇上的亲弟弟惇亲王建议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