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推荐阅读: 闪婚蜜爱:总裁老公慢点追 惹上妖孽冷殿下 窃玉生香 天庭淘宝店 无限升级系统 天下第一妃 本王不吃软饭 阴生子

    春瑛留在庄上,也没闲着。既然胡飞要离开,那么她就真的要下定决心另寻办法出府了。

    其实东府未必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她对那里比较陌生。然而,她在侯府算是得罪了太太,是太太亲自下令撵出府去的,就算如今当家的大少奶奶,后者做为晚辈,总不好明着驳名义上婆婆的面子,把她弄回去。三少爷虽然是侯府未来的继承人,却也是同理,他说要给春瑛一家安排好差事,这话的可信度必须打个折扣,春瑛猜想,他顶多是在一年半载后,给老爹找个闲差就算了。

    敢驳回太太命令的人,侯府里就只剩下老太太和侯爷了,前者身边的人已经太多了,后者身边是火烤的地儿,况且,春瑛没那信心,认为自己可以得到侯爷的青睐。这么一来,两条路都被堵上了。

    若是什么都不做,光在庄上呆等侯府放奴,也太被动了些。况且路家离京城太远,有什么消息,都是通过王家才知道的,甚至到了今天,王家已经可以光明正大地离开庄子回京办事,而他们一家却只能窝在庄上,连进京活动都办不到,顶多是托路二叔或是陆姐夫他们去疏通,哪里比得上在京里住着方便?信息的迟缓,就意味着可能会错过时机,她才不希望因为这种原因而一再失去获得自由的机会呢。

    东府或许是陌生的,但她可以去打听,先把情况摸熟了,再考虑应对的方法。她始终觉得,以自己的条件,在东府求一个职位应该是不难的。

    十儿那边打听到的消息,是东府要招在内院侍候的大小丫环和媳妇子,婆子已经有了,顶多添几个,还有四少爷要添使唤的小厮,另有外院办事的长随、听差、采买等仆从,足足有四五十个空缺,其中丫环一项,就需要二十多个人,除了老太太、二太太、四小姐以及四少爷房中使唤外,还有一位姨娘和一个通房。但个人需要添多少人手,又有什么要求,就不清楚了。

    春瑛细细盘算着,自己求职的目的,是为了离开,哪个职位更适合自己呢?

    她认真回想过去几年在侯府的经历,发现大多数的丫头,不管家生还是外头买来的,在工作到十八九岁的年纪后,如果没被主人收房,都会被管家做主配人,然后成为媳妇子,换一个岗位继续工作,到了四五十岁以后,成了婆子,又会换一个岗位。只有不到一半的幸运儿可以自行聘嫁,而能够赎身出府嫁人的,就更少了。

    这样幸运的丫头通常是什么身份呢?第一,须得是有脸面的主人手下得宠的大丫头,比如从前老太太身边的琉璃,又比如自家姐姐秋玉。像当年红玉那样的,完全是因为遇上了大少爷这样的好主人。

    不过秋玉姐姐是因为正好遇上有人来讨老太太的丫头,老太太一时高兴,才会点头答应的。老太太院里的一等大丫头,也不是人人都有这个运气,有人被许给亲戚家做妾,也有人被配给了家生子。

    而且这样有脸面的大丫头,也有风险,比如太太身边的芍药,那样一个好姑娘,容貌才干性情样样出色,却因为知道得太多,至今过了二十岁,太太都不肯放人,她共事的其他三个大丫头,同样如此。再者,作为主母的丫头,总会有被男主人收房的危险。

    少爷跟前的大丫头也不安全,不是讨主人的厌,就是被人当成姨娘候补,人事倾扎不断,随时都有可能丢了性命,运气好的,不过是配了管是。而小姐的丫头,体面就差了一截,终身大事一般都是由主姆决定的。姨娘的丫头更不用提。

    这么算起来,外嫁比例最高的,是老太太身边的人。与秋玉同期的八个一等丫头和八个二等丫头中,有三个一等和两个二等嫁给了外面的好人家为正妻。

    而且侍候年老的主人,有一个好处,那就体面足够。别的奴仆轻易不敢得罪,连当家的男女主人,也会多一份客气,若是服侍的老主人过了世,那身边的丫头无一例外会被放出去,以示恩典。

    春瑛在侯府几年,已经听说过这些老规矩了。

    再说,除了太太,她还没听说有哪个主人会把丫头停到二十岁以后的。如果她进入东府后,能成为二老太太身边的丫头,那出府就几乎成功了一半。

    为了确保另一半会成功,春瑛认真反省了过去几年的所作所为,痛定思痛,得到了一个深刻的教训。

    她一直想的都是离开,因此对服侍的主人从真正用过心。就算是一时有心讨好,也仅仅是在短时间内努力而已。她从不会站在主人家的角度为他或她着想,对主人的命令也不是心甘情愿地完全听从,心里总会时不时冒出不同的意见,说不定脸上也露了端倪。在空闲的时间里,她会给自己做针线,给家或朋友做衣服鞋帽,却从未给主人做过一次私活,顶多是在主人需要时,把对方的衣服当成一项工作来完成。她从不会主动跑到主人面前去说笑卖乖,也没有把主人的利益当成最重──相比之下她更重视自己的利益。

    要她处处视另一个人为天,所思所想都要以那人的利益为先,她实在很难做到。她自问奴性不强,而且总习惯以表面上的礼敬与温顺掩盖心中的不以为然。

    身边的人是不是全身心忠诚於自己,每个人的心里总是有所感觉的。说实话,如果不是她再三的向霍家表小姐进言,表小姐也不会在最后的那段时日里把她当成了半个心腹,并且照她的心愿放她出府,只可惜表小姐不是侯府的正经主人。

    春瑛决心这一回一定要改变自己,哪怕是长年累月地装,也要装出个忠弼婢样子出来!想方设法讨好新主人,要对方看得起自己,又不会逼自己做不愿做的事。琉璃是个好榜样,当年,本家的亲戚来求亲,因为琉璃坚拒,最后老太太也没点头,只是水晶成了替代品而已。

    前后思虑周全,春瑛便捎信回京,请了自家姐姐来。说到服侍老妇人,还有比姐姐更好的老师么?

    秋玉带着小虎来庄上住了两天,一来是让父母妹妹好声跟儿子团圆团圆,二来是给妹妹传授机宜,将多年来服侍老太太的心得一一告诉了妹妹。

    比如,服侍老人家的近身大丫头应该根据主人的喜好穿着打扮。如果主人喜欢喜庆的颜色,那就穿得鲜亮些,但又不能过于正色,太过高调了;如果主人喜欢稳重些的打扮,那就尽可能穿得老成些。秋玉拿自己为例,她在老太太房中几年,都没穿过一回大红裙子或是大红绣花鞋,其实她出嫁后穿最多的就是这两种。另外,妆容要适度,务必常日保持乾净整洁,身上不能有刺鼻的香味,戴的首饰有不能太多。

    又比如,老人家夜里起夜会频繁些,睡在屋里屋外的人要警醒一点,听到动静就得起身,为了确保不会睡得像死猪一样,宁可多喝几口茶,熬着不熟睡,等换了班再回房间补觉去。春秋两季要小心冷暖变化,夏季要常备温茶水,冬天汤婆子不能断……

    再比如,老人家爱吃软烂食物,比如炖煮的食物和好克化的点心等等,但受不得凉,新鲜瓜果、酒食、茶水,都要谨慎。最好知道些药理,懂得饮食忌讳,按季节气候劝主人进食。

    老人家爱热闹的,爱清净的,性情不一。身边的人要时时留意其情绪变化,适时说些趣事讨她开心,她开心了,自然就记得你的好处。

    等等等等……

    秋玉足足说了一天,才说完了,喝完半壶茶水下去,才有说起了二老太太:“那年她随二老爷回京时,偶尔也过来坐坐,妯娌间说话。我瞧着,这位是个安静的性子,有些严肃,不爱说笑的,只是听她身边的姐姐们说,二老太太待下面的人很是宽和,从不打人掌嘴,因二老爷公务繁忙,二太太要照管家务,少爷小姐都是在二老太太跟前养大的,十分知礼懂事。若论起乖巧,四少爷可比咱们家二少爷和三少爷都强些,气度又比大少爷强,四小姐倒有些大小姐的模样,只是性子柔和多了。兄妹之间也极要好的。我那日在屋里侍候,亲眼见到,二小姐数落三小姐时,把茶都往三小姐泼了,四小姐就在边上,四少爷立刻挡了,没叫妹妹溅上一点,自己却湿了半边身子。他们在礼数上也极周全,全府上下,不管是遇上哪个,哪怕是姨娘们,也从不失礼,因此没人说他们不好的。想想当年他们才几岁?可见二好太太教管得好。她老人家又不爱热闹,闲了便看着孙子孙女们读书认字,跟咱们老太太的性子大不一样。”

    春瑛听着听着,心里对这家人已经有了个大致的印象,其中对二老太太更是了解得最细。针对这位老太太的需要,她请姐姐帮着找找老人家合用的药膳菜谱,又亲自到镇上唯一的小书店里找医书,最后连胡飞那边也惊动了,送了两本养生食谱和一本简易的医书过来,她整天翻这几本书,从里面选了几样容易做又适合老人家的点心与菜式,牢牢记住了做法,又去记药理。

    这般准备了许久,转眼便到了腊月。王大是庄头,按规矩,是要运田租回侯府孝敬的,他特地带上了儿子和女儿,打算顺便跟木家谈一谈婚事,在打听打听适合儿子的媳妇人选。春瑛请了父亲出面,以回京看望叔叔与姐姐的名义,央得王大同意,带上了自己。

    十儿听说后,抬眼看了看她,微微一笑。春瑛便知道她猜着了,也回了个微笑。

    出发那天,她穿了一身乾净的淡青棉袄,藏青色的夹棉比甲,配上深枣色的裙子,添了几分喜庆。换了发型,又插了两朵不起眼的绢花,银耳坠、银镯子,只上了很薄的粉,用一点点胭脂涂了嘴唇,看上去几乎就像是没化妆的样子,却又让人觉得气色很好。就这样,坐着十儿的车,回到了京城。

    这也许是她穿越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正式求职。过去她在现代社会,只有过一次成功求职的机会,那还是好友帮忙准备了简历,又告诉她该怎么自我介绍,才过得关。今天,她要靠的就是自己了,几年来的经历让她对自己非常有信心。她会成功的。

    回到后街,周围似乎没什么变化,但原本属於路家的院子,已经搬进了别的人家。春瑛盯了那扇门一会儿,便移开了视线,朝王大笑笑:“我怕叫人看见了说闲话,王大叔,我这就去了,晚上我住叔叔家里,您可是明儿回去?我在城门口等你如何?”

    不等王大回答,十儿便强先道:“跑那么远做什么?我们去你叔叔家接你就是!你快去吧!”

    春瑛笑了,朝他们行了个礼,便赶在王家人出来迎接前,先一步离开了后街,低头往东府的方向去。

    腊月里人人都在忙碌,即便偶尔有人望过来,也没认出她是谁,她放心大胆地走到东府旁边的小门,像守在那里的家人问了句:“请问大哥,有一位木掌柜,可是已经到了?”

    那家人有些诧异地看着她:“原来他等的是你?在呢,你等着!”不一会儿,便引了木晨出来。木晨也不多说,迳自对春瑛点点头:“跟我来吧,我都说好了。”

    春瑛福了一礼,便随他走进门去,待到了僻静的转角,才小声问:“我爹自那回你写了信去,便立刻捎信去了,不知木二哥那边可得了回音?”

    木晨微微笑道:“已经得了,劳烦路叔与妹子费心,这几日生意好些了,欠下的账年前必能还上的,若不是路叔帮忙,我还不知会如何呢。”

    “木二哥也不必太放在心上了。我爹虽知道不能再回铺子里去,却也不想叫人糟蹋了自己的心血,木二哥能接手,是再好不过了。”

    木晨的表情轻松多了,一路引着春瑛到了二门,便对门上的婆子道:“越妈妈,这就是我说的那个春瑛了,你领了去见外祖母吧。”那婆子盯了春瑛两眼,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且去吧。”便叫春瑛跟着她出门。

    东府的地方比侯府要小多了,前后总共四进的原子,东西也有套院,但格局要小些,也没有正式的大花园,只在院子与院子之间点缀些花木,有些婆子正在翻土挖坑,似乎打算再栽种些花草下去。

    春瑛一眼扫过,便目不斜视地盯着前面那越婆子的裙摆,一直走到西边第一个院子们前,进去后,并不往正屋去,却转向了南厢房。

    房内有个年约六十来岁的妇人正坐在炕边看账册,闻声抬眼望过来:“什么事?”

    “徐妈妈,这就是晨哥儿要荐的那丫头了。”

    徐娘子转头看向春瑛,眼中一闪:“你不是……”

    春瑛知道瞒不住她,便微笑着向前行礼:“春瑛见过徐妈妈。”

    徐大娘的模样与当年初见时相比,并没什么大变化,只是鬓边的头发花白了些,头上的首饰更少了,神情依然淡淡的,端坐在上,随手合上账册,便静静地打量着春瑛,也不吭声。

    春瑛保持适度的微笑,非常镇定地站在她面前两米远的地方,眼睛盯着前方的脚踏。

    半晌,徐大娘才开口:“我听晨哥儿说是原先路掌柜的闺女,就在疑惑,记得路家大闺女是嫁了人的,二闺女又被撵了,哪里又有个闺女来?原来就是你。”

    春瑛福了一福,道:“因全家人都失业在家,又住在庄里,不过是农忙时搭把手,并无正经差事,终究不是长远之法,因听得遴选男女仆役,两府的家生子俱可应选,春瑛便想着来碰碰运气。若是能有福得一差事,也能让家人日子好过些。”

    徐大娘笑了笑:“你哄别人倒罢了,我却是不信的。我知道你老子原本管着一家铺子,即便如今革了差事,也有不少积蓄。我不是当家主母,原跟你一样是侍候的人,你哄我做什么?”

    春瑛忙笑道:“却叫大娘笑话了,春瑛并不是有意哄大娘,只是……我爹的差事本就油水不丰,这件是别人不知道,大娘还不知道呢么?三年下来,虽有些财富,也只够一两年的花费,过後就得打饥荒了。再说,家里还有小兄弟在,总不能不想以後的事。”

    徐大娘似乎对她的话有些兴趣:“你还有小兄弟?多大年纪?”

    春瑛怕她会把小虎调去当四少爷的小厮,记起四少爷年纪似乎只比自己小两岁,便道:“弟弟今年才五六岁年纪,还不懂事呢,整日淘气,一刻也静不下来的。全家人都为他操心。”

    徐大娘听说是这么小的孩子,也没兴趣了,只状似无意地说了句:“你是侯府太太撵的人:“我们东府怎么好用你?”

    春瑛心道来了,便微笑着回话道:“太太当日只是一时气恼才撵的我,一起去的还有另一家呢,如今太太并未有後话,说要处置我一家,而另一家人又再得用,升了管事,可见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况且太太当日只说撵人,却没说不可以去别的地方当差呀?”

    “可她也没说你可以到别处当差。”徐大娘笑了笑,“不是我不想帮忙,时在是担心会驳了侯府太太的脸面。我只是个下人,得罪了主人家的亲眷,反会连累得咱们太太没脸。”

    春瑛面上微笑不变:“大娘此言差矣。侯府的太太是什么样人?岂会为我一个小小的丫头,便跟自家妯娌闹别扭?再说,两家原是一家的,我是李家的家生子,在哪个府里服侍,都是一样的?65310退闶呛罡奶灰彩沁么说的么?我曾听别人提过,大娘要在侯府挑人手,太太可是亲口发过话,凡是侯府名下的家生子,只要是身上没有职司的,大娘仅可讨要。难道太太那样精明的人,还会想不到春瑛也是个没有职司在身的家生子?太太既然说了,自然也就是默认的意思。大娘如何不能体会侯府太太的好意?”

    徐大娘听她这么说,不由得笑了。谁都知道侯府的太太安氏如今不管事,管事的是他们大少奶奶,安氏太太这么说,不过是客气话,也是想在本家那里挽回点脸面的意思。没想到这个春瑛就打蛇随棍上了。真的用了她,将来安氏太太知道时,拿这话堵了,对方也不好意思再发火的,总不好承认是自己粗心疏忽了吧?再说,就算是得罪过安氏太太的人又如何?路家被贬是什么缘故,外孙早就提过了,连她丈夫也在家里感叹过一番呢。这个春瑛丫头,既然本身并没有过错,用了也没什么要紧,

    春瑛看着她面上除了三分笑容,便没什么回应,眼神却有些许变化,心中一动,笑道:“春瑛自小便有机会得大娘教导,虽说多年不见,却也不把大娘当外人。请恕春瑛多嘴说一句,大娘要为二老太太、二太太和四少爷四小姐并姨娘们选丫头,只怕多半只能挑小丫头了。二房的主人多年不在府中,又事忽然接了指意回京里来的,一时半会儿,哪里找熟手的丫头去?不管是侯府还是东府的人,但凡得用的人物,大都有了职司,要是借人回来暂时用着,也不是长久之法,况且又能借到多少人?外头买来的倒好,只是又未必知道咱们这样人家的规矩倒不如自己调教出来。然小丫头们都是新人,还要慢慢教,等到主人家回到府里,也未必能教好了,反倒是媳妇子和婆子里头,还有可能会出几个懂服侍熟规矩的人来。只是屋里侍候的,总补能没有鸭头。两府里,若有那一时没差事在身,但又熟知规矩懂服侍的,太太既已发了话,您不如就选了来,正好能补上这个缺,哪怕年纪大些,也是不要紧的。等小丫头们调教好了,大娘何愁没人使唤?”

    徐大娘抬眼看春瑛,神色间微有所动。这话却是说到她心坎里了,只是还不能下决心:“你的话也有道理,只是……这样的丫头能有几个?其中又有几个是老实本份的?若不是有不妥处,也不会被革了差事,总不能一个个去查吧?”

    春瑛笑道:“焉能个个去查?况且也不是人人都在左近的,不过选那知道底细、又住得近的相看相看,若是好的,选了来,也好助大娘一把。想来主人家在外地任上,也有几个得用的丫头,只是到底不如京里的人熟悉两府人名并京中情形,二太太身边只添小丫头,已是委屈了,更何况是二老太太?”

    徐大娘暗暗点头。她最愁的也是这一点,二太太的来信里,已经提过,新添的人手别的不说,给二老太太的一定要最好的才行,别让那些啥都不懂得生瓜蛋子来惹人生气。她看了看春瑛一眼,忽然想起外孙木晨提过,这丫头是想在二老太太跟前服侍的,不知道她有没有这个本事?便问:“你这些年在那边府里,都学了些什么?”

    春瑛忙恭敬地答道:“我自打那年得了大娘的教导,不久就选进了三少爷院中当差,後来霍表小姐来了,又被调到表小姐院里服侍了三年多,直到表小姐出嫁才闲置下来。从洒扫上的粗使小丫头,再换到小厨房打下手,在道上房里的细致活计,凡是内院里用得上的本事,我都上过手,表小姐身边的姐姐们亲自教过我礼仪,表小姐也指导了几年诗书,我虽比不得别人有才,字帖儿还是能看能写的,也抄过经书。除此之外,不怕您恼,姑太太的大事,我是亲历的,有曾打过下手,再来就是表小姐出嫁前,老太太为表小姐备嫁庄,我也跟着姐姐们见识过了。”言下之意,就是文武双全,什么活都会做,红白喜事都没问题,是个非常全面优秀的好丫环。

    徐大娘挑了挑眉:“那年我试过你的女红……”

    春瑛忙道:“那时还小呢,如今年年做,天天做,已经大不一样了。大娘若不信,我可以当场做给您看,指不知道您想做什么?”

    徐大娘便叫了小丫头拿了个绣棚和些针线来,命她做个抹额。春瑛暗忖这种东西通常都是中老年妇人比较爱载的,便挑了棕色的碎料子,做了个宽些的抹额,又绣了万字和简易版五福捧寿的花纹。

    徐大娘出去料理了一会儿家务,过了一个时辰回来,春瑛已经做好了。她看了觉得不错,试戴了一下,很满意,又问了些厨活方面的细节,春瑛一一答了,还表示可以亲自做两道菜给她尝尝。她只是笑笑便罢。

    接下来,徐大娘又考了春瑛服侍的水平,先是叫她泡茶,又让她给自己梳头、洗手洗脸,再考了几个应对的问题。如此这般忙活了半日。春瑛早饿得前心贴後背了,她才停下来,看着春瑛始终不便的微笑与恭敬的神色,满意地点点点头,道:“我瞧你果然不错,只是我说了不算,还得我家老太太、太太点头才好。你如今住在庄上是不是?”

    春瑛应着,又道:“我二叔在大少爷家里做管家,她家就在狗尾巴胡同,您有话进可往那里传去。”

    徐大娘点点头,道:“那你先回去,等主人家送了信来说明起程的日子,我就叫你,你三天内必得到府,然後在府里预备迎接老太太、太太和少爷小姐们。侯府那头我会跟他们打招呼的。”

    春瑛心中松了口气,正要屈身应下,却听到她忽然问:“差点忘了,你可懂得怎么捶腿?”春瑛怔了怔,下意识地答道:“从前也捶过,大娘要不要试试?”其实并没什么经验,只是帮母亲捏过肩膀。还好徐大娘并不深究:“那就好,老太太腿脚没以前利索了,正爱有人在跟前捶捶呢。”

    有人进来回话,徐大娘便命春瑛退下去了,春瑛走出二门,心里暗暗决定回去以後就练按摩搥腿,忽然看到一个陌生的小厮站在二门外,一见她便跑,她正莫名其妙,却看到那小厮领了木晨进来。

    木晨一边抹着汗一边道:“你可是好了?我还要赶着去见王伯伯呢,快走快走。”春瑛忙跟了上去,一路上为他为自己说的好话道谢,木晨倒不在意:“还请妹子在十妹面前多多美言。对了,昨儿有一位魏塘来的鲁老板,催着要九月欠下的一笔货款……”

    春瑛心中不悦,但刚刚得了好处,没理由立刻把人踢了,只得应道:“那位鲁老板我记得,最是小气了,货款能拖上两三月,已经极难得了,兴许是因为快要过年的缘故。木二哥不如备一份礼亲自上门去求?他其实极好奉承的,又爱吃东四牌楼白玉斋的吉祥果,木二哥去白玉斋把每样点心都买一份送去,他必欢喜。只是要拖,也只能拖过正月,再往後他就该翻脸了。”

    木晨暗暗一算,两个月尽够了,忙作揖谢过春瑛,兴冲冲地领着她出了门,便丢下人径自跑了。

    春瑛去了二叔家里,又用老法子,请附近的孩子帮着传话,请了胡飞见了一面,可是胡飞晚上约了人吃酒,只能匆匆见一面,临走前把一个银丝着子送给她,道:“你可记得那年我送你的玉珠儿?把它嵌在这镯子上随身带着,可别丢了。”

    春瑛不解:“这是做什么?”

    胡飞只是笑道:“这个你以後就知道了。”说罢塞过镯子,急急跑了,春瑛一路追出院门,才悻悻地回转,仔细看那镯子,发现上头的银丝扭成了一朵朵小梅花,倒是精致得紧,明明不是值钱的材料,却透美华丽,胡飞是哪里得来的?

    接下来,是回家、学习、练习、过年,不知是否因为胡飞立刻就要离开的缘故,春瑛总觉得打不起精神来,但又不想让胡飞担心,只能勉强挤出笑容,陪着他贴窗花春联、布置屋子、扎灯笼、放炮仗、包饺子……

    才过了年初三,胡飞就回京城,正式出发南下了。那一日,春瑛看着他走远,便回房间闷了一日,第二天开始不停地练习给人按肩膀捶腿,直垂得路妈妈和秋玉都一见她就跑,十儿更是几日没冒头,才稍稍收敛了。

    进了二月,又是春回大地。京中传来消息,二房已经到了半路,不日就要进京了。

    春瑛站在一旁,恭谨地低头听后吩咐。她旁边还站着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瞧着眼生,虽然表面上似乎同样镇定,但那时不时眨眼的表现泄露了她的紧张。

    正座上头坐的是二太太卓氏,三十多岁年纪,长相说不上美丽,但气质很是端庄温和,细细的长眉,淡淡的脂粉,雪白的肌肤,额头上不见一丝皱纹,一头青丝盘成简洁的发髻,包了乌绫帕,又插着两枝碧玉簪子,除却一对玉珠耳坠和一只青玉镯子,就没别的装饰了。她喝茶时漫不经心拨着茶碗盖,露出纤纤十指,上头的指甲没涂丹蔻,却明显是经过精心护理的。

    徐大娘坐在脚踏上,把府中事务一一禀报卓氏,又说明了新安排的几个近身侍候的丫头媳妇子和四少爷出门使唤的小厮,然后指了指春瑛,道:“这是给老太太备下的,叫春瑛,年纪大些,也懂规矩,在屋里使唤,想来还行。”又指了指春瑛旁边,“这一个,是人伢子手里买来的,叫良姐,前主人是位知府,因主人坏了事才被卖的。我瞧她模样儿性情还好,也还本份,已教了些规矩,还要太太细看看。另还有两个年纪小些的,原是西府里茶房和针线房上使唤的人,做粗活使唤还罢了,如今在门外候着。太太要不要叫了来瞧?”

    卓氏漫不经心地扫了春瑛和良姐两眼,淡淡地道:“既是妈妈挑的人,自然是好的,直接带去见老太太便是了,又问我做什麽?”

    徐大娘笑道:“不怕太太笑话,我老眼昏花,看得未必仔细,况且老太太在南边住了几年,兴许喜好也有些不同,我也是担心挑的人不合老太太的意,才特地来请太太的示吓。”

    卓氏笑了:“妈妈如今也跟我客气起来。罢了,既如此,我便问几句。”叫了春瑛上前:“姓什麽?是哪家的女儿?先前在那里侍候?”春瑛老老实实答了,这种事瞒不了人,还不如主动说出来,还能得个坦白的好名声。

    卓氏一听她是侍候过霍家表小姐的大丫头,便道:“原来是她?她出嫁后随夫南下赴任,途经我们那儿,还特地来拜见过呢,只是我那时随老爷出城斋戒去了,没能得见,待我们回来,她又走了。倒是老太太留她住了一晚,听说聊得很高兴。只是她既然侍候过小姐,凭这样的资历,又是这般年纪,怎的还要来我们府里寻差事?”

    春瑛有些迟疑,她倒想直接把实话说出来,好表明自己的无辜,但是,这种情况算不算是在说前任雇主的坏话?她拿不准。这位太太会不会跟现代企业的人事主管有同样的心思,把这种行为当成大忌?

    还好徐大娘极有眼色,挨到二太太身边耳语了一番,似乎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卓氏微微皱着眉头,眼中隐隐有嘲弄之色。立在她身后的大丫头,似乎听到了几句,掩嘴窃笑着对她小声说:“那位往日瞧着还好,怎的这般不着调?”卓氏回头瞥了她一眼,她忙收了笑,仍旧肃立在后

    春瑛暗暗松了口气,又在思索着是不是表示一下,自己对过去的雇主没有不满之处?再怎麽说,这新旧雇主毕竟是一家子。

    正苦恼间,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卓氏眉头一皱,徐大娘已开口问了:“是谁在外头吵闹?!”

    外头的声音小了些,一个十七八岁的丫头走了进来,屈膝回话道:“回太太话,是水仙姑娘想要求见太太。”

    卓氏淡淡地道:“让她进来吧。”徐大娘坐回脚踏上,有些不耐烦,那大丫头更是嗤笑出声。春瑛不由得好奇,这来的又是哪一位?

    进来的却是个美人,也带了个丫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4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